2016年4月23日星期六

社评:巴西政治危机的启示

【明报专讯】巴西奥运圣火日前已在希腊点燃,但同时传出为奥运兴建的单车径倒塌造成两死三伤的新闻,为今夏的奥运蒙上了新的阴影。而更大的阴影则是该国的政治危机。面对弹劾的巴西总统罗塞夫前日在纽约联合国讲话中,矢言会制止她所谓的"民主倒退",但这位保加利亚共产党员的女儿在她传奇的政治生涯中,今次遇到了空前的危机,未必能像40年前作为女游击队员被指控打劫银行那样有惊无险,安然过关。

巴西国会众议院于17日以超过三分之二的多数,通过启动弹劾罗塞夫的程序。国会参议院特别委员会下月将作出表决,只要弹劾案以简单多数获通过,罗塞夫就必须停职180天。此后,参议院全体会议将表决她是否有罪,若罪成将被立即罢黜。

罗塞夫面临空前危机

南美粉红浪潮渐褪色

罗塞夫今天的遭遇,只是南美洲左翼政权骨牌式垮台的一个缩影。自1998年查韦斯当选委内瑞拉总统后,在南美洲掀起一场左翼掌权的"粉红色浪潮",2002年卢拉当选巴西总统,紧随其后阿根廷、乌拉圭、玻利维、智利、厄瓜多尔、巴拉圭、秘鲁等国先后"转左"。到2011年,南美大国中,只有哥伦比亚一国由右翼执政。

但时移势易,2014年委内瑞拉就因经济危机爆发大规模抗议浪潮,去年,执政党失去议会多数;阿根廷右翼候选人马克里上台,智利女总统巴切莱特连任遇阻,秘鲁总统乌马拉、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和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任期都将届满,与此同时,右翼候选人都呼声很高,若罗塞夫再被弹劾下台,意味着南美10多年的左转风潮已告结束。

"粉红浪潮"在南美的退却,在民粹式民主盛行的今天不无启示。

第一,经济仍是决定因素。以委内瑞拉和巴西为例,都是以石油和矿产出口在10年前出现了繁荣景象,巴西跻身金砖五国之列,成为全球第六大经济体。但左翼政权未能居安思危、"好天斩埋落雨柴",在荣景下未能趁势推动经济转型,反而迎合民粹,大派福利。结果在油价和矿产价格大跌打击下,经济一蹶不振,失业率高企,再想改弦更张,推动改革,又得罪既得福利受益人,左右不讨好。

二、贪腐文化是社会毒瘤。这一波左翼政权的执政危机或多或少都受贪腐丑闻拖累。在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女儿炫富,已故总统查韦斯养子贩毒;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愈演愈烈,前总统卢拉已受调查;在阿根廷,前总统基什内尔家族同样牵涉丑闻,更被怀疑谋杀查案的检察官;智利总统巴切莱特儿子、儿媳也被踢爆涉及贪腐案;玻利维亚的正副总统也相继被爆以权谋私。事实证明,面对拉美的贪腐社会文化,左翼并不具备天然免疫力。

三、社会撕裂的恶果。与泰国的情况相类似,南美各国的左翼虽然强大,但一直未能在大都会取得优势,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第二大城市马拉开波等大城市一直是反对派大本营;在厄瓜多尔,首都基多和第一大城市瓜亚基尔也是反对派大本营;在玻利维亚,最主要的圣克鲁斯省长和拉巴斯省长,都是总统莫拉莱斯的敌人;去年上台的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之前是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市长;巴西前总统卢拉和现任总统罗塞夫竞选总统时的对手都是最大州圣保罗州长。

转型失败贪腐盛行

民粹至上社会撕裂

这种现象,意味着执政党虽可赢得全国的支持,却在主要大城市赢不了,根本原因是城市里的中产阶级,他们是自由主义的拥护者。而左翼执政者向农村穷人大派福利,损害的正是他们的利益。

四、左翼退潮对中美两国在南美外交的影响。虽然一般而言,向右转有利美国重返南美,同时对中国近年大力拓展与拉丁美洲的关系带来影响。但"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奥巴马总统上月访问"变天"后的阿根廷,是20年来首位到访该国的美国总统,极具象征意义。不过,他此行令人印象最深的除与当地女郎跳双人探戈外,就是为40年前美国支持该国独裁军政府的"肮脏战争"屠杀人民而道歉。事后民调亦显示,有逾43%的阿根廷人对美国印象负面。所以,美国重返南美未必一帆风顺。至于中国,虽与巴西、委内瑞拉等国左翼政权关系密切,政权向右转或会令双边政治关系多少会受到影响,但中国的贷款和投资,未必如传言般烂尾或血本无归。事实上,左翼政权的民粹作风近年令中资在投资限制、贸易保护和劳工权益等方面,亦吃了不少苦头。在商言商,中资或更愿与亲商的右翼政权打交道,何况南美各国现在经济都面临窘况,迫切需要中国的市场与资金,在这方面,双边关系未必会受太多意识形态因素束缚。

注册屡遭拖延 新政团起步难

【明报专讯】多个政治团体近年纷纷成立,包括香港民族党、本土民主前线、香港众志等,香港列阵亦成立在即,惟4个团体至今仍未有一个能成功以其团体名字注册为社团或有限公司。其中,香港民族党、香港众志及香港列阵正申请公司注册,目前仍未获批。

民族党众志列阵 公司注册未批

本土民主前线发言人黄台仰指出,去年3月曾申请注册成社团,但6个月以来仍不停被要求递交资料,书信来往约6次,觉得对方有意留难,于是放弃申请,而今年2月底有意再次申请社团注册,因登记主要业务地址方面难以取得业主同意书而没有实行。

黄台仰:屡被要求交资料 感被留难

公司注册方面,黄台仰指出,去年9月以"本土民主前线有限公司"注册被拒,于是去年10月注册"Chanel i(HK)Limited"有限公司,但未能成功开设银行户口。

香港民族党、香港众志及香港列阵均没申请社团注册,目前3个组织正申请公司注册,但仍未获批。

香港众志副主席黎汶洛指出,今年4月10日申请公司注册,至今1个月仍未批准,认为被拖延,一旦被拒,会要求对方书面解释及上诉。他又指,以公司名义举办活动较为容易,但未来2至3星期会开会讨论会否同时申请社团注册。

黎汶洛:倘申请被拒 拟上诉

此外,将成立的香港列阵的成员透露,约3星期前以英文名申请公司注册,至今仍未获批准,上周四再以另一个名字申请,但具体名字不便公开,以免影响申请,不过,提交字眼已经过熟悉公司注册人士修改,希望注册获批。

香港民族党早前曾以"香港民族党(Hong Kong National Party)"为公司名称注册,该党称,申请被拒后其会计师曾致电公司注册处查询,获告知涉及政治问题,目前正再次申请,其间被要求提供有关业务性质资料,至今被拖延近1个月。

明报记者

江乐士陈文敏:和平主张港独不犯刑事罪

【明报专讯】对于律政司长袁国强指,执法机关正循《公司条例》、《社团条例》、《刑事罪行条例》及其他刑事罪行调查港独问题,前刑事检控专员、资深大律师江乐士认为,若有团体和平提倡领土独立(peaceful advocacy of territory's independence),不会触犯刑事罪行。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文敏亦指,如非以武力鼓吹港独,不会触犯《刑事罪行条例》。但如港独团体未成功注册作社团,即为非法组织,成员会犯刑事罪。

《刑事罪行条例》列明,如有人作出有煽动意图行为是刑事罪行,但条例同时指明,若有关行为是为显示与矫正政府及司法制度等错误,或怂恿市民尝试循合法途径改变香港依法制定事项,不会被视为具有煽动性。

江乐士指,港独主张虽违反《基本法》,但不触犯刑事罪行。他指,本港现时未有颠覆罪(subversion law),而《刑事罪行条例》第9条"煽动意图"不适用于和平提倡独立的团体,因为港人受《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保障言论自由,只要团体倡议通过合法而和平方式独立,未有煽动使用暴力或武力,不会触犯刑事罪。

组织倘未登记成员有被检控风险

他指出,如果提倡港独者意图制造对政权不满,鼓吹使用暴力,怂恿市民不守法,推翻中央或特区政府,便会超越合法政治活动,视乎证据,有机会被刑事检控,"此事过往未曾发生,亦希望永远不会发生"。他又提醒,如果组织未获批准登记为社团,成员有被检控风险。

陈文敏亦指,在人权法保障下,和平主张及学术性讨论港独并不违法,但如涉及实质行动,图以武力夺取政权,才有机会触及刑事罪行,"(条例)唔系�罾�",但如港独团体未成功注册作社团,即为非法组织,成员会犯刑事罪。

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则认为《基本法》23条列明特区政府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分裂国家与煽动叛乱等行为,如果现有刑事法可检控港独,当年就不用就23条立法。他估计,如港独行为涉及以武力达到目的,或干犯《公安条例》第5条。

大律师陆伟雄则指,公司注册处基本上不会批准政治团体注册,如港独组织在申请公司注册时曾作出不实陈述,如虚报成立公司目的,有机会触犯《公司条例》中虚假陈述,属刑事罪行。


袁国强:执法机关将查港独 4相关条例处理 新政治组织:打压言论自由


【明报专讯】最近多个提倡港独或自决的新政党和选举联盟成立,其中香港民族党早前打着"港独"旗号成立,随即引来中央、特区政府以及建制派群起批评,特区政府多次表示将"依法处理"。律政司长袁国强昨日表示,"港独"是大是大非问题,会很严肃地处理,并首次表明,将采取具体行动,包括交由执法机关调查。他又透露,当局现正循4方面处理"港独"问题,包括《公司条例》、《社团条例》、《刑事罪行条例》及其他刑事罪行。

新兴政治组织如将会公投香港前途问题的"香港众志",其副主席黎汶洛表示,"自决"并非鼓吹港独,强调港独只是其中一个选择,又认为袁国强的说法是政治手段打压。他又指,不担心被检控,相信法庭会平衡言论自由。本土民主前线发言人黄台仰则称,讨论港独并非实质行动,直言"讲都唔得,即是扼杀言论自由",至于当局指从4方面规管,则待政府有具体行动才能回应。香港民族党发声明反驳,指政府自1970年代后从未以《刑事罪行条例》中的叛逆相关罪行提控,若政府以此罪控告该党成员的言论,等于自行将相关罪行送交法庭作违宪审查。民族党表示,"以身试恶法之合宪性,为殖民政权带来宪制危机,乃敝党的荣誉"。至于《公司条例》,声明指民族党绝对合资格申请成为公司,若注册被拒绝等同政府非法打压香港营商自由,破坏香港核心价值。

香港民族党:以身试恶法乃荣誉

北京官方《人民日报》海外版昨刊登一篇题为"和理非"的文章,当中提到香港某些极端政党正升级抗争手段,甚至提出武装起义 ,宣扬"港独"主张,认为"事到如今,特区政府不能再姑息"。文章又引述法律界人士指,"港独"分子组党已构成实质行动,触犯《刑事罪行条例》中,涉及煽动、颠覆等罪行,但香港特区政府从未引用,香港律政司需要考虑是否对"港独"分子采取法律行动。文章刊出后,港府及多名政界人士昨日也提到"鼓吹港独"的跟进。

《人民日报》海外版昨刊文批港独

行政会议成员、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郑耀棠昨晨敦促律政司,研究就港独言论及组党提出检控。郑耀棠表示,港独问题并非纯粹言论自由或学术自由,"如果只是说都无妨,当你有具体行动,已经组党……已是进行分裂国家的行动"。他认为,政府或律政司现在应着手研究,不可姑息"港独"问题,"政府必须要做,也是一定要做的"。至于是否需要重提基本法23条立法,郑耀棠形容"远水不能救近火",重申政府要研究现行法律有何法例可以处理相关问题。

律政司长袁国强昨午活动后开腔指,港独违反《基本法》,属大是大非的问题,律政司会严肃处理,包括交由执法机关调查,有调查报告后会采取行动。他又透露,当局正循4方面考虑港独问题,包括《公司条例》、《社团条例》、《刑事罪行条例》及其他刑事罪行,但没有回应传媒追问,只称现阶段只能透露这么多。

林郑:社会不应花时间讨论港独

政务司长林郑月娥昨在另一场合亦表示,任何鼓吹港独行为是违法,律政司必定依法处理,但她认为"港独"议题根本不应在社会上花时间讨论,否则只会导致无谓的争拗,和分化了做正经事的精力。

林焕光:是否犯法需据法律判断

对于港独有否触犯法律,行政会议召集人林焕光昨回应指出,应由相关部门因应特定行动判断,"香港是真正法治社会,言论是否一定构成犯罪行为,需要根据法律判断,不是某人说犯法就犯法,不需要讨论这些伪讨论"。林重申,相信懂得思考的香港人,都知道"港独"不是一个选择和出路,认为目前应先处理好内部矛盾,尤其是与年轻人沟通。

明报记者

2016年4月22日星期五

英媒:中国人遭受微信疲劳 每天都被垃圾信息绑架

资料图:微信 (图片来源于路透社)

资料图:微信 (图片来源于路透社)

原标题:英媒称中国人遭受"微信疲劳":每天都被垃圾信息绑架

参考消息网4月23日报道 英媒称,作为中国最有人气的聊天软件,微信打败了阿里巴巴的来往以及脸书的WhatsApp等敌手的挑战。不过眼下,一些微信用户――甚至连微信之父――都表示,微信目前正面临一个严重威胁:垃圾信息。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4月17日报道,WeChat,又名"微信",于2011年问世。对于中国5.25亿庞大的智能手机用户群体来说,微信几乎成为了移动互联网的代名词。这种令人上瘾的网上聊天方式还因其极简主义设计而赢得了国际赞誉。

报道称,说微信在中国人生活中无处不在一点都不夸张――这个软件集电话、短信、视频、电商平台和游戏机为一体,还能用来点菜送餐。对于一个狂热拥趸智能手机的国度来说,微信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很多人就是通过微信"扫码"来结缘的。

不过,高人气也是有代价的:微信用户说,他们被短信、卡通礼物以及广告弄得不堪重负。

谢煌煌(音)在他的微博上写道,他很迟疑要不要开通微信账户,因为一旦开通,他的手机就会被微信信息轰炸。"过去对微信感兴趣,是因为我觉得微信是信息爆炸时代的一片难得的净土。但现在,它已经变得支离破碎,让人无所适从,而且没什么用了。"

1月份,中国的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发表了一篇名为《微信疲劳》的社论文章,称每天刷微信次数超过30次的用户约占总体的1/4。文章说:"我们已经被微信中的垃圾信息绑架了。"

"每天,我们都被各种嘈杂的微信群以及朋友和家人所发的无数朋友圈信息包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已经成为了我们每日生活的必需品。没人喜欢被微信绑架,但每个人都有无法舍弃微信的缘由。"

报道称,微信对于腾讯公司的未来而言至关重要。腾讯是中国最具价值的互联网公司,市值总额1850亿美元。腾讯将商业模式的宝压在了这款明星平台的成功上。

腾讯的绝大多数财富来自游戏,不过它也通过网络视频、打车以及送餐等服务获利。腾讯希望能够利用微信这一平台,让用户能够通过微信使用这些服务――如今这些服务都已在微信开通可供使用,这很像软件中的软件。腾讯希望,有朝一日微信平台能够囊括所有一切服务,而人们也就无需再去使用任何对手软件了。

腾讯表示,去年,微信活跃账户的数量上升了39%,达6.97亿。虽说微信的用户基础还在不断扩大,但对于微信来说,鉴于之前不容乐观的案例,垃圾信息问题还是不可忽视的。

例如,微博这个中国版的推特曾经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但大量引入广告之后,微博便将社交软件第一名的皇冠拱手让给了微信。

"微博在2011年达到了巅峰,它变得太过商业化,每个人都在敲锣打鼓地聒噪着吸引注意力,它的市场营销做的实在太过了,"广州互联网咨询公司艾媒咨询(iMedia)首席执行官张毅说,"我觉得微信马上也将面临同样的问题。"

报道称,从2015年开始,微信小心谨慎地引入了广告,到目前为止,微信尚未对用户进行大规模的广告轰炸。

这其中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隐遁的微信之父张小龙。在中国网民的心中,张小龙绝对是一个受人顶礼膜拜的传奇偶像。北京的技术博主宗宁说:"张小龙就是一个有洁癖的产品经理,他想让微信远离商业世界的铜臭。"

张小龙鲜有公开露面。不过在今年1月份,他却出人意料地出现在了播客中。面对各位在线听众,张小龙说:"问题不在于我们还能做什么,而是我们能够屏蔽多少东西……其实是需要做很多事情才能让微信里面的内容非常干净。"

报道称,在他的播客出现的同一周,微信便开始对垃圾信息进行清理,删除或是停止了用垃圾信息轰炸用户的微信账号。

至于广告,"好的商业化做法不会骚扰用户,只会针对目标客户,"张小龙说,"我们不希望用户要面对永远也处理不完的没完没了的信息。"

观察者表示,微信正面临通过增加广告和扩展功能来实现盈利的压力,此时张小龙的这番话似乎不仅是在向公众传达信息,也是在向腾讯的管理层喊话。

宗宁说:"微信正处于一个艰难时刻,它要找到一条折中之路,在货币化和达到张小龙要求之间找寻一种平衡。"

不出所料,就在上个月的盈利电话会议上,投资银行分析师向腾讯管理人员抛出了关于微信盈利计划的问题。"我们都迫切的想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开始摇晃这颗摇钱树,"北京迈博瑞咨询有限公司的马克・纳特金说。

腾讯公司执行董事刘炽平则抵住了来自分析师的压力:"我想说,(微信)是一个充满了显著长期机遇的广告形式,一个广告平台。但它也是用户的一个重要的交流工具。因此我们想要慢慢来,把它做好。"

腾讯对分析者说,微信24小时内只会引入一个广告,不过用户则表示他们每天会看到两三个这样的广告。

腾讯宣称,腾讯的网络广告收入年度同比增长了118%,部分来源于新加广告。尽管如此,微信新引入的广告并没有影响它的受欢迎度――2015年第四季度,活跃的微信账户数量比上一年暴增了37%。

不过有分析者称,在引入广告方面,腾讯须小心谨慎,不要杀鸡取卵。宗宁说:"在腾讯的总价值中,约有400亿美元都是微信所带来的,因此微信必须不能辜负投资者的期望。"(编译/文怡)

陆查获非洲乌干达5.9亿诈骗案 主嫌是台湾人

大陆央视新闻报导,大陆贵州省公安部门,今天宣布抓获一起电信诈骗案,涉案金额高达人民币1.17亿元(约新台币5.9亿元),主要嫌犯又皆为台湾人,且部分犯罪地点,窝藏在非洲的乌干达境内。共有62人被大陆警方抓获。

根据大陆央视新闻今天上午的最新报导,大陆贵州省公安厅今天公布一起特大型的电信诈骗案,涉案金额达人民币1.17亿元。大陆警方追踪到,该诈骗集团的电话话务工作地点,位于乌干达境内,主要领导层均为台湾人。

报导还说,大陆官方经过长达四个月的追查,一共62名嫌犯被警方抓获。此案还涉及大陆全国26个省市,高达的180余起电信诈骗案,同时被大陆警方宣告侦破。

根据大陆央视新闻今天上午的最新报导,大陆贵州省公安厅今天公布一起特大型的电信诈骗案,涉案金额达人民币1.17亿元。照片撷取自央视新闻官方微博。

分享

根据大陆央视新闻今天上午的最新报导,大陆贵州省公安厅今天公布一起特大型的电信诈骗案,涉案金额达人民币1.17亿元。照片撷取自央视新闻官方微博。

分享

根据大陆央视新闻今天上午的最新报导,大陆贵州省公安厅今天公布一起特大型的电信诈骗案,涉案金额达人民币1.17亿元。照片撷取自央视新闻官方微博。

林毅夫对,还是孙哲对?

对于中国该如何发展,我最近看到两个截然相反的观点,一个是林毅夫不久前提出的,一个是孙哲提出的。

林毅夫说:"以前我们老是跟着发达国家跑,看发达国家有什么,我们也要有什么,发达国家什么做得好,我们也要按发达国家的那样去做。我认为发展中国家必须改变这种思路。要看自己有什么、什么能够做好,再把这些能做好的做大做强。具体来说,发展中国家有什么,就是当前的要素禀赋;能做好什么,就是在竞争的市场中根据要素禀赋决定的比较优势。"

孙哲说:"中国要发展,毕竟是需要向美国学习的,美国作为超级大国,它的"多面性"、"流变性"和"先发经验"尤其值得我们借鉴,"举个例子,就像跑马拉松障碍赛一样,美国在领跑。中国要紧跟其后,看到它选择了正确的道路就毫不犹豫跟上去,看到它摔倒了就要避开,不要让同样问题绊倒自己。但是现在中国存在一种明明摸到了石头、知道美国是西方文明代表就是不肯过河、不肯与美国过多合作的现象。"

这两个人我都认识,对他们个人,我都没有成见。林毅夫研究经济,是个相对更内敛儒雅东方的学者,而孙哲研究政治,是相对更open进取西化的学者。这两个人都有游学美国的经历,都很有知识,有见识,有自己对学术和东西方社会的坚定看法。

两个人的经历也很有意思。林毅夫是1979年从金门背着俩篮球跳海游到大陆,在台湾迄今仍是官方在案叛逃人员。他后来一直在北京大学从事学术研究,08年被时任世行行长佐可利宣布任命为副行长和首席经济学家,任职到期后又回归北大研究经济。现在是中国官方非常信重的相对独立的经济学家,经常出席中共高层组织的经济研讨会,意见很受重视。

孙哲是北京人,在上海复旦大学读书,毕业后就在上海复旦大学研究美国问题,后为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和清华大学中美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最近据说他又回到他曾读硕、博的哥伦比亚大学,担任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研究员、中国项目联席主任。

林毅夫是典型的特色论,后发优势的代表人物,以中国为主体谈,认为中国必须建立在自己的要素禀赋基础上,走自己的道路,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可以作为参考,但是不能盲从。孙哲则深受普世价值影响,先发经验的推崇者,是以西方发达国家的代表美国为主体来谈,认为中国只要跟在美国后面,走美国走过的道路,避免犯美国犯过的错误即可。

这两人截然不同的性格特质和学研经历,集中浓缩在上面两段话上,形成了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所以这俩人现在,一个人回到北大从事研究,一个人则到哥大从事研究,还真是都走了适合自己的人生道路。

如果用中共传统的政治意识形态审视,这两种学术观点,其实就是政治路线分歧。不过幸亏这俩人研究的不是同一个领域,也都不在中南海内搞政治,现在也已经不是文革时期。不然的话,学术研究可以上岗上线,不搞个你死我活,恐怕是不会罢休。

我个人对这两种观点都有研究。但为了避免主观看法,弄清楚这俩人到底谁说的更有道理,我把这两段话颉取后,让朋友们发表看法。结果大家普遍认为林毅夫说的更有道理,孙哲的观点,仅得到少数几个自由派学者附和。

认为孙哲错误、林毅夫更有道理的,即有长期研究历史和政治问题的专家学者,也有经济领域的学者。甚至包括两位美国智库学者,一位台湾本土的资深媒体人,也都对孙哲的观点提出质疑,认为中国发展必须建立在自己的历史文化和现实基础上,应该走适合自己的模式。

他们也给出的原因:研究历史的说,中西方社会具有完全不同的历史文明底层,中国是黄河流域历史文明底层,美国是地中海历史文明底层。这两种不同的历史文明,繁衍出欧美文化和中华文化,就好像不同的土壤构成,南橘北枳,道路选择当然不能脱离这个历史文明底层。

学政治的说,中国两千多年以来都是中央集权的威权型国家体制,继承的是外儒内法的政治文化。美国虽然只有两百多年历史,但其继承的是古希腊罗马的民主城邦制文化。这些政治文化经过数千年侵染,已经深入内化为不同的民族文化。中国的制度模式是由中国的政治文化内生;美国的制度模式,是由美国的政治文化内生。因为此,中国当然不能照抄西方。

学经济的说,中西方处于完全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具有差别巨大的要素禀赋,支撑国家的经济理论也不一样。中国的经济理论底层是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美国等经济理论底层是亚当.斯密等的自由市场经济学。这两个理论体系,虽然有部分理论和事务的交叉重叠,但其理论构成,具有完全不同的逻辑架构。中国的经济发展,当然要建立在自己的经济理论基础、发展阶段和要素禀赋上,否则就不仅会基础扭曲,还会水土不服,甚至拔苗助长。

有意思的是两位美国的智库学者,他们也都更认同林毅夫的说法,对孙哲对美国的赞誉之词提出了怀疑。这两位经常到中国参加学术研讨交流的学者认为,如果说"多面性"和"流变性",他们认为中国社会在改革开放后,更具有"多面性"和"流变性"特征。而且中国的"多面"和"流变"还具有动态可塑性,美国的"多面"和"流变"已经出现了结构性固化,凸显为日渐明显的美国政治和经济社会矛盾。他们也认为,美国的"先发经验"只能供中国参考,而不具有"示范标杆效应",中国发展,还是应该走更适合自己的道路。这两位美国智库学者甚至认为孙哲不仅不懂中国,也不懂美国,不仅不懂美国的历史,也不懂美国的现实。

台湾的那位资深媒体人则是从台湾遇到的社会转型困境,以及中美的战略博弈入手。这位媒体人经历过两蒋的威权社会,他当然更习惯于今天的民主政治。但另一方面,他对台湾冗长的民主转型过程,和在这个过程中所出现的脱离了民主政治本质的东西,比如社会撕裂、政治恶斗、民粹泛滥、经济停滞等也深感痛心。

他说中国社会即便向民主转型,也不能像孙哲说的那样就采取简单的"跟随战略",而是要保持足够的政治主动性和社会控制能力,要循序渐进。如果像台湾这样贸然走上另一条道路,以大陆庞大的人口基数和社会多样性撕裂,必然会陷入比台湾更严重的灾难性民主陷阱。而且,他进一步说,从中美博弈的视角看,即便是中国想采取紧跟美国的"跟随战略",美国也不见得就让你跟随。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保持全球范围的排他性影响力,他怎么可能让中国一路跟随他成为另一个超级大国呢?

各位牛粉怎么看林毅夫和孙哲的不同?你们认为哪个说的更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