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1日星期四

红旗-9/海红旗-9防空导弹

在2000年代,中国首次推出的052C导弹驱逐舰被认为是这个时期中国海军装备更新的代表性成果。052C的核心装备,就是舰上的346有源相控阵雷达系统以及配套的垂直发射海红旗-9(HHQ-9)防空导弹系统,使052C成为中国第一种具备类似美国神盾、具备远程抗饱和攻击能力的高性能防空作战舰艇。
海红旗-9是中国耗费20年开发的陆基红旗-9的舰载版。早先 外界普遍认为红旗-9是俄罗斯S-300防空导弹的仿制版,然而实际上红旗-9早在1980年代就开始发展,虽然中国在1990年代引进S-300后 的确有进行详细研究,并据此大幅修改红旗-9的设计与性能指标,然而红旗-9并不完全等于S-300的复刻,且双方的导引机制并不相同(见下文)。
早期认为红旗-9的导引方式 是与俄罗斯S-300相同的中途惯性/指挥与TVM(Track-via-Missile);在TVM机制下,发射单位的射控雷达轮流照射每个选定接战的目标,导弹前方的寻标器接收雷达回波后,将参数回传给发射单位, 发射单位的射控电脑比对目标回波以及防空导弹寻标器接收的回波求得目标和导弹相对运动资讯,计算出飞航指令再上链传给导弹来修正弹道,直到命中目标 。 TVM机制是早年计算机技术不够进步、无法在导弹内安装精密自动驾驶仪时代下,为了提高多目标接战能力并确保电子反反制能力而发展的技术,射控雷达以轮流照射方式同时追踪多个目标,并透过防空 导弹寻标器接收目标的雷达回波来比对目标和导弹相对运动资讯,进而产生修正指令并上传给导弹,一具射控雷达就能同时兼顾好几个目标(传统半主动雷达照射则需全程导引一枚 导弹直到命中目标)。不过实际上,红旗-9从立项之初,就使用中途无线电指令导引+终端主动雷达导引的模式,始终没有改变。
 
红旗-9的起源/研制过程
在1970年代末期,中国开始研制代替苏联SA-2(中国版为红旗-2)的第二代远程防空飞弹,贵州航天系统与上海航天系统(八院)分别进行此一计划,两者的代号都是红旗-5。其中,贵州航天版红旗-5着重于高空性能,适合对抗高空高速的轰炸机,但导弹较大,机动性差;上海航天版红旗-5着重于中/低空层的拦截,机动性较高,更适合拦截一般战术飞机和巡航导弹,但由于体积、筹载较小,杀伤斜距略显不足。这种发展分工和先前苏联的S-200(北约代号SA-5)与S-125(北约代号SA-3)相近,但当时中国科研体系没有足够的力量同时支持两个高技术指标的项目。
上海航天系统在1980年代初期发展的红旗-5防空导弹系统的相控阵雷达。
上海航天系统的红旗-5防空导弹系统的辅助雷达。
上海航天系统的红旗-5防空导弹系统的发射车

 
到了1980年代初,中国决定将贵州航天与上海航天同时进行的红旗-5项目合并。原本两者互有出入的技术指标也予以合一。苏联发展接替S-200与S-125的S-300(北约代号SA-10)时,也结合了原本S-200与S-125所长的性能区间。整并后的新红旗-5由1980年搬迁回北京的八机部二院(后成为航天科工二院)继续研制。在1985年空军装备会议之后,决定新红旗-5计划名为“九号工程”,型号改为红旗-9(总装备部型号序列为K/ADK-9),由二院负责抓总。在当时,“九号工程”与同期中国航空工业的“十号工程”(歼-10战斗机)以及由空导院的“八号工程”(即霹雳-8空对空导弹)并称为中国空军最重要的三大项目。红旗-9一开始就打算使用技术难度较大、成本较高的终端主动雷达制导模式,而不是美国爱国者、苏联S-300的TVM,或者美国海军标准SM-2的终端半主动雷达制导;这是因为1980年代中国面临来自北方的苏联强大空中威胁,希望远程防空导弹具有最好的同时多目标接战能力。

红旗-9研制开始之后,很快就遇到大量难以克服的工程挑战,这是因为先前中国并没有真正研制成功过
第二代的远程防空导弹,缺乏许多相关领域的技术储备与工程累积。以歼-10战机为例,中国先前曾
研制歼-7/8等第二代战斗机,在中途取消的歼-9项目中也已经做了不少预研工作;而霹雳-8空对空导弹
先前也有仿制美国响尾蛇(霹雳-5)与仿制法国魔术(霹雳-7)等空对空导弹等基础。而在远程地对空导弹方面,中国本身没有第二代地空导弹的基础(上一代中国拥有完整研制经验的远程地对空导弹,是仿自SA-2的第一代地空导弹红旗-2);先前中国从苏联或其他华约国家取得的SA-6防空导弹技术上并不适合作为远程防空导弹的基础,在1980年代虽从特殊管道(可能是以色列)取得美国爱国者防空导弹样品(没有其他技术资料),但由于其中相关技术工艺超出中国现有工业水平太多而难以消化仿制。

在1994年9月,红旗-9大幅改动了设计指标,此一项目代号为“9409工程”,是中共中央军委规划的反导作战体系的一环。红旗-9这刺指标更动除了维持远程多目标防空作战能力之外,还增加有限的反弹道导弹能力;这次指标改变显然是受到波湾战争中美军以爱国者导弹拦截伊拉克飞毛腿战术导弹 的影响,加上仔细研究由俄罗斯引进的S-300PMU防空导弹系统的借镜。
在1990年代末期公布的FT-2000长程反辐射防空导弹的四联装发射车,实际上是利用
尚未发展成熟的红旗-9防空导弹方案修改而成。由于此种武器实用性不高,最后没有获得订单。
FT-2000在外销广告上的画面,可以看到弹体除了四面较大的控制面外,中部还有四个
低展弦比的条状安定面。采用四个安定面是为了增加导弹升力达到额定射程,
但也会使阻力增大;这显然是使用的固态火箭发动机能量密度不足的结果,
迫使设计单位使用额外的安定面来制造升力。最后定型量产的红旗/海红旗-9就取消了
这组安定面,只有弹尾的十字形控制面。
值得一提的是,在1998年深圳珠海航天展中首度公开的FT-2000反辐射地空导弹(在当时被宣传为世界上第一种“纯反辐射防空导弹”),其设计与红旗-9就有很深的关连,可以一窥1990年代仍在不断研究改进中的红旗-9的技术状态。FT-2000的尺寸和先前上海航天系统的红旗-5以及红旗-9完全相同,弹长6.8m,弹体直径0.47m,射程12~100km,射高3~12km,寻标器工作接收范围2~18GHz,弹体重量约1300kg,采用垂直发射。FT-2000的气动力布局包含中部四组长条形小展弦比安定面(主要用于提供升力),加上一组十字形尾部控制面。此时FT-2000的构型是以红旗-9的早期方案修改而来,足以反应当时红旗-9许多技术性能落后于同时期美国与俄罗斯水平。首先,爱国者、S-300为了追求高速,除了弹尾控制面之外就没有其他弹翼;而当时中国的固态火箭发动机技术较差,只能透过增加弹翼提供额外升力的方式来达到预定射程,而增加弹翼就会导致阻力增大,使导弹飞行速率变慢。此外,FT-2000的一些性能指标明显落伍,包括过大的最小射程(12km)以及最小拦截高度(3000m),采用简单的单级固态火箭,而且发动机喷嘴燃气舵的设计过于简陋(不如俄罗斯S-300PMU),难以提高导弹性能,而采用纯粹接收敌方雷达波归向的反辐射制导也说明当时红旗-9的主动雷达寻标器尚未发展成熟。后来用途过于单一的FT-2000反辐射地空导弹并没有获得任何国内外客户,随后换装工作距离更长的冲压发动机,成为专用于敌方攻击预警机、电子战飞机的红旗-8远程防空导弹。
俄罗斯S-300PMU1防空导弹的发射车与雷达组。
在1990年代由于苏联解体,中国与俄罗斯关系解冻,经济崩溃的俄罗斯为了求取现金而向中国提供许多较先进的军事装备与技术支援,也包括了S-300 PMU/PMU1防空导弹系统(1992年起引进,尔后中国透过逆向工程,推出了S-300的国产化版本,称为红旗-15)。S-300系列的引进不仅直接舒缓中国本土防空的巨大需求,为红旗-9赢得更多研发完善的时间,红旗-9的研制单位更对S-300系统的5V55R导弹进行详细研究,进而对红旗-9进行多项重大设计改进。 而这也显示中国高层对红旗-9项目的重视,即便引进了S-300,仍没有影响同级的红旗-9的发展作业。
在2005年,红旗-9完成设计定型,2006年正式服役列装。在2005年,红旗-9完成设计定型,2006年正式服役列装部队,并在2007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相较于原本FT-2000,最终的红旗-9采用与爱国者、S-300类似的气动力构型,只有四个弹尾控制面而取消中部弹翼,燃气舵设计也经过改进。红旗-9的外销型号为FD-2000。 红旗-9是中国军工界第一种达到同时期世界先进水平的防空导弹。
海红旗-9的起源/研制过程

海红旗-9与陆基的红旗-9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1980年代原本上海航天八院发展的红旗-5项目被合并下马之后,中国海军就选择航天八院的红旗-5为基础,发展新一代舰载区域防空导弹。当时中国海军在研制使用燃气涡轮的052导弹驱逐舰,分为052 I对海型以及052 II防空型,其中052 II打算配备包括相控阵雷达与垂直发射的区域防空导弹系统;因此52 II让上海航天的红旗-5一度绝处逢生。为了配合中国海军对武器系统的序列号,此种导弹被重新赋予红旗-65的编号,其射程要求为50km,采用主动雷达制导。依照早期052 II的模型照片,红旗-65的垂直发射器(16管)安装在舰首100mm主炮后方。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西方对中国实施军事禁运制裁,使得052驱逐舰需要的燃气涡轮等外来关键技术断炊,052 II遂遭到取消,052I/II合并为052型(规格以052 I为基础),只建造两艘(在西方禁运前,只从美方获得四具LM-2500燃气涡轮,可建造两艘)。
随着052 II取消,红旗-65也转为技术储备,然而配套的垂直发射系统和有源相控阵雷达等项目仍在继续预研,成为日后中国新一代导弹驱护舰的重要技术基础。在前述“9409工程”(包含红旗-9)确定之后,中国海军确认以红旗-9衍生出舰载区域防空导弹系统,成为海红旗-9(总装备部型号序列为H/AJK-9),也是由 研制红旗-9的北京航天二院总抓;而配套的相控阵雷达方面,航天二院自行提出了C波段相控阵,然而南京电子14所也提出S波段有源相控阵来竞争;经过多年的评估之后,确定采用南京14所提出的S波段有源相控阵(因为南京14所研制有源相控阵的经验较丰富,且其S波段相控阵的整体技术较为先进前瞻,整体性能较为全面且合理),成为346型有源相控阵。由于有源相控阵雷达与垂直发射系统的 预研在这段期间都在进行,因此海红旗-9系统研制进度很快,在1990年代后期完成了陆上冷弹射试验,在1999年底于新服役的试验970舰上首次完成遥测弹试射。在2002年4月,配套海红旗-9的346型相控阵雷达在试验970舰上完成安装调试,随即展开海红旗-9导弹和雷达系统的舰上匹配联调。海红旗-9在三年多的试射之后定型。随着头两艘052C(170与171)进入中国海军服役,服役时间甚至稍早于红旗-9。
由于装备346相控阵与海红旗-9的052C“中华神盾舰”颇受瞩目,海红旗-9在200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50周年阅兵之前,在媒体上受关注程度比陆基的红旗-9还要高。相较于专门负责中/高空层拦截的陆基的红旗-9,海红旗-9由于安装在船舰上,必须独力对抗空层与类型更广泛的各式空中威胁,整个系统(含346型相控阵雷达)对于抵抗来自四面八方的饱和攻击的要求也更为严格。
 
海红旗-9:H/AJK03舰载垂直发射系统
052C舰首的HHQ-9防空导弹的H/AJK03垂直发射单元 ,中间是再装填用的起重臂。
(上与下)一组052C发射海红旗-9的连续镜头。
 
海红旗-9的垂直发射装置型号为H/AJK03,这是中国最早实用化的舰载垂直发射器。早在1983年,中国就开始进行舰载垂直发射系统的早期相关研究,但由于经费困难等因素,研究工作到1985年就大致停顿;在1986年,舰载导弹垂直发射技术被列入“七五计划”的基础和应用研究项目,项目编号34.2,正式展开了中国舰载战术导弹垂直发射技术的预研工作。一开始,舰载垂直发射系统是配合用于052 II的红旗-65舰对空导弹,虽然052 II与红旗-65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因西方军事禁运而终止,然而垂直发射系统的研究工作仍持续进行,随后就与海红旗-9进行整合,研制工作由郑州的713研究所负责。经过多年的研制之后,H/AJK03导弹发射系统在1997年12月完成出所评审,1998年被安装在刚建成的中国海军试验970号武器综合试验舰上(2000年命名为毕升号,舷号891),1998年8月进行海上系统调试以及实弹发射等测试,定型后型号为H/AJK03,即“海军/导弹舰空-03型”(编号排在海红旗7的H/AJK02型之后)。H/AJK03研发时并没有考虑通用性,完全是 针对海红旗-9而设计,不能容纳其他弹种。
H/AJK03的构型类似俄制SA-N-6的垂直发射器,弹舱均为轮型,也都采用冷发射,不过HHQ-9每组发射器只有六个发射管,而非SA-N-6的8管。 此外,俄罗斯原版SA-N-6每组转轮型发射器仅有一个开口,以旋转弹舱的方式让八个发射管共用 ,这很可能是因为每个转轮型冷发射器单元使用单一的集中式弹射装置,必须轮流让发射筒对准同一个弹射装置才能进行弹射。而HHQ-9弹舱 虽然仍使用转轮结构,但每管都有一个发射口, 能独立发射而不需要旋转。H/AJK03的转轮式结构只用于再装填,发射器外部甲板上设有一个再装填臂,对每一组弹舱再装填时只需要对准一个发射口并锁死,透过弹舱旋转就能依序为六个弹位装填(每次旋转60度来换下一个弹位)
(上与下)052C进行海红旗-9在装填作业的画面,发射器中间的
再装填单元举起,协助固定装有导弹的发射桶放入H/AJK03垂直发射器的弹位中。
052C的舰首B炮位总共有六组HHQ-9的垂直发射单元,另外在机库结构的中心轴线上也纵列了两组,总携带量48枚 。与俄国转轮式VLS类似,为了防止导弹射出弹舱后火箭无法顺利点燃而掉在甲板上造成危险,B炮位的六组VLS分成左右两边,各以5度角朝舷外倾斜,而安装于直升机库的两组VLS亦有相同的设计。
 
红旗/海红旗-9性能诸元
根据中国精密机械进出口公司在2008年南非开普敦举办的非洲陆军防卫展中公布的外销版HQ-9数据,红旗-9基本型采用 中途无线电指令/终端主动雷达导引,雷达寻标器操作频段可能是G波段(4~6GHz,波长7.5~15cm,属于C波段的一种),弹体长度 为6.51m(另一说是6.8m),弹体直径47cm,全弹重1300kg,战斗部重180kg,比起俄罗斯S-300PMU系列使用的48N6系列(弹长7.5m)小了一号。HQ-9的最大射程约125km,最大射高18000m,对付一般导弹目标的射程介于7~50km,射高介于1000~18000m;对付巡航导弹射程7~15km,最低射高25m;对付弹道导弹的射程7~25km,射高2000~15000m,最大机动能力22G。

作为对照,爱国者PAC-3弹长5.31m,全弹直径(含弹翼)87cm,全重912kg,高爆破片战斗部重91kg,射高25km。俄罗斯S-300PMU的48N6导弹弹体长7.8m,直径50cm,发射重量1500公斤,最大射程90km,射高25~30000m,最大飞行速率6马赫,使用高爆破片战斗部;面对秒速2.7km、射程1500km等级的战术弹道导弹时,最大拦截距离约40km。S300PMU2的48N6E2导弹拥有195km的射程,48N6E的射程则有150km。整体而言,红旗-9基本型的技术与性能水平介于俄罗斯S-300PMU1/2之间。由于红旗-9开发较晚且改用终端主动雷达导引,应该具备比S-300PMU1更先进的计算机软硬体,抗干扰能力与人机介面应该较佳。不过,红旗-9的射程、反战术弹道导弹等性能应不如S300PMU2。

爱国者PAC-2战术导弹除了靠着较佳的电子技术以及能量密度更高的固态火箭药剂来实现减重、增加射程之外,由于其侧重于反战术弹道导弹,更加倚靠导弹动能而不是散布破片增加杀伤界,因此可以使用较小的战斗部来减低重量。而红旗/海红旗-9主要任务是在更广泛的空域范围(从低高度到高高度)拦截各式战术飞机与导弹,对于最大速度、杀伤斜距、综合过载、毁伤半径等各项指标要求更均衡而不能偏废,因而必须使用更大的高爆破片战斗部,先天上就需要更大的弹体。
据说早期红旗/海红旗-9系列的火箭发动机仍使用较落伍的聚醚聚氨燃料,功率密度较低,只好加大弹体来强化射程。
而对照美国海军标准SM-2防空导弹,SM-2 MR Block 2/3弹体尺寸(长4.72m,直径34.3cm)明显比海红旗-9低一截,重量708kg几乎是海红旗-9的一半。射程方面,SM-2MR Block 2/3虽然体积较小,但拜导引系统优化弹道以及升力较大的弹翼结构(除了尾部控制面外,中部有四组低展弦比安定面),最大射程达150km以上(最高185km),优于海红旗-9;而拥有加力器的SM-2 ER Block 4(弹体含加力器总长增为6.55m,重1453kg)最大射程更达240公里以上(最大射高约33000m)。不过SM-2 Block 2/3飞行速率约3.5马赫级,而红旗-9/海红旗-9采用阻力较低的弹翼构型(更多依靠推进器累积能量,而不是以弹翼维持升力),最大速率据说至少4.2马赫。
早期外界传说红旗/海红旗-9的最低射高为500m,这项数据可能和是来自于红旗-9的前身──上海航天系统的老红旗-5。而实际上,红旗/海红旗-9的主动雷达导引系统拥有抗低空杂波技术,最低射高25m,依靠180kg重的高爆破片战斗部配合近炸引信,能有效够拦截超低空/掠海目标。
陆基的红旗-9采用SJ-212相控阵搜索/射控雷达,是先前航天二院发展的凯山一号(KS-1)防空 导弹的SJ-202相控阵的放大改良版,单面天线能涵盖120度的方位角,尖峰功率1MW,平均功率60KW,能同时追踪距离300公里以内、高度7000m以下的100个空中目标 ,并自动进行威胁评估,选出最具威胁的六个目标优先接战,从雷达接触目标到发射导弹接战所需的反应时间约12~15秒 ;SJ-202/212系列一开始被认为参考美国爱国者防空导弹系统的MPQ-53相位阵列雷达,但技术特征上也有一些俄罗斯S300系列配套雷达的影子,例如用来举升雷达天线的连杆设计以及雷达天线后方的空间馈电装置(Space Dielectric Len),采用透镜式球面波馈电,由后端初级馈源将能量直接在空间中辐射到天线的收集阵面上,收集阵面单元接收后经过天线阵面的移相器的延时控制,最后送到辐射单元将雷达射频射出;由于球面波馈电直接以初级馈源辐射能量给收集阵馈电,因此结构简单、成本较低,但纵向尺寸大,且电磁波从球状透镜的位置辐射到收集面各点的距离不同,会造成纵向能量损失,效率较低(透镜式馈电设计还有另一种平面波馈电,后端射频送至一个与天线阵面相同的天线,并对收集阵面馈电,因此没有方向性损失,效率比球面透镜馈电高,且纵向尺寸较低,但结构较为复杂,成本较高)。
而根据之后HQ-9外销版FD-2000陆基防空导弹的公开资料,搭配的侦搜/射控雷达换成更先进的HT-233(也被KS-1A陆基防空导弹系统采用)。HT-233同样是单面天线的单脉冲相控阵搜索/火控雷达,采用C波段(300MHz)操作,每个阵列天线上有1000个以上的移相器,平均功率60KW,峰值功率1MW,最大搜索距离120km以上,对战机目标的追踪距离90km,波束扫描范围为水平120度、垂直65度,可与旅级指挥中心连结,最多约能同时追踪100个空中目标 ,并分配接战其中50个目标。
(上与下)红旗-9的四联装导弹发射车与SJ-212雷达车。
红旗-9防空导弹系统能一次控制6枚导弹攻击3~6个目标(采用两弹打一机时可对付三个目标,而对付六个目标则是六枚导弹各接战一枚),对同一个空中目标可先后动用两枚导弹进行重复攻击,导弹发射间隔时间约5秒 。一个完整的红旗-9旅级作战单位由六个营级单位组成,每个营由一辆营级远程雷达/控制车、一辆火控雷达/控制车、六至八辆四联装防空导弹发射车组成,每个营有32枚备射弹,而旅级单位还有一辆旅级指挥车 ,每个旅最多能同时接战48个空中目标(平均每部射控雷达接战8个)。 另外,红旗-9导弹营还有通讯、供电和装弹车等后勤保障车辆。

与中国从俄罗斯引进的S300PMU系列防空导弹系统相较,红旗-9系列由于开发较晚且改用终端主动雷达导引,应该具备更先进的计算机软硬体,抗干扰能力与人机介面应该较佳;然而,HQ-9导弹的部分性能不如S300PMU2,例如S300PMU2的48N6E2导弹拥有195km的射程,48N6E的射程也有150km,而HQ-9的反战术弹道 导弹性能也不如S300PMU2。
在2000年代初期,中国海军以红旗-9防空导弹以及由短程红旗-6A(上)防空导弹和
陆盾2000型30mm近防机炮系统(衍生自舰载的730型),组成地面防空旅来保障三亚
海军基地的安全。


除了部署于陆地的红旗-9与舰载的海红旗-9之外,中国海军南海舰队在2000年代初期也组建了一支与属于海军的地面防空旅(类似中国空军的混成防空师),包括若干个营的红旗-9A防空导弹 、近程的红旗-6A防空导弹与陆盾2000(舰载730型30mm近防炮的陆基版)结合的炮弹合一近程防空系统;这是由于中国海军在21世纪战略下更重视海南岛的战略位置(水面舰队、核能潜舰以及筹建中的航空母舰都会部署在海南岛的基地),满足海南岛基地周围向南海方向的“堡垒海域”的综合防御作战需求。在2016年2月上旬,中国为了回应美国海军在南海地区实施航行自由计划(Freedom of navigation Program)、派军舰抵近中国占领而与邻国有主权争议的南海岛礁,而在中国填岛造陆的永兴岛部署红旗-9导弹营,就有可能就来自这个中国海军防空旅。
红旗/海红旗-9B

052D导弹驱逐舰开启舰首垂直发射器外盖。052D换装海红旗-9B防空导弹,各项主要性能指标都
显著提升;此外,052D也以兼容于冷/热发射的通用型垂直发射器,取代原本052C的海红旗-9
专用型发射器。
 
之后上海航天科工二院利用发展巨浪-2潜射弹道导弹的弹体材料与固态燃料技术,对红旗/海红旗-9进行了性能改进,减轻了重量并增加射程,最大射程增至200km以上 ,据说最低拦截高度进一步降至15公尺,导弹总体性能超过了S-300PMU2,部分指标达到俄罗斯更新一代的S-400的水平。改进后的红旗/海红旗-9B也包含导引系统升级,透过引进更新更小型化的电子技术来提高抗干扰、对付高速低雷达截面积目标的能力。海红旗-9B首度装备于052C的后续改进型号──052D导弹驱逐舰上。一说是红旗/海红旗-9B兼具主动/半主动雷达导引模式,不过 这需要陆基、舰载系统配备相应的照射雷达,才能支持半主动雷达制导模式。

由于红旗-9引进许多先进技术,价格也水涨船高。在2014年9月,消息传出中国即将与俄罗斯签约,
引进俄罗斯最新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在2015年4月传出已敲定交易的消息(中国是第一个获得S-400的出口国)。此时,每一枚出厂的红旗-9B的调拨价格仍显著高于S-400中的48N6E3。由于中国空军防空导弹部队仍有大量的老旧红旗-2等待汰换,以中国购买红旗-9系列和S-400所获得的经费以及换装速度,都不可能达成全面汰换,因此势必由沿海地区直接面临外国空中威胁的防空单位优先换装。
简化版:红旗-22

在红旗-9B立项的同时期,当年研制高空型红旗-5的贵州航天系统也推出了红旗-22防空导弹系统(外销型号为FK-3),是基于先前红旗─12(红旗-2的改良版)与红旗-9为基础的低价版防空导弹系统。红旗-22的弹体气动力布局与四联装发射器都类似红旗-9,采用类似红旗-12、成本较低廉的指挥导引模式,终端则采用半主动雷达导引。红旗-22价格低于红旗-9或俄罗斯S-300,主要针对财力有限的第三世界外国客户。
红旗-9外销土耳其案
在2013年9月26日,土耳其国防部宣布中国精密进出口公司的FD-2000防空导弹系统击败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的S-400、欧洲导弹公司的Aster以及美国的雷松/洛马的爱国者,取得土耳其陆军T-Loramids长程防空 导弹系统的订单;作为北约国家,土耳其选择中国系统的主要原因包括中方的报价较为低廉(12个防空导弹营总价值约34.4亿美元,比土耳其原订的预算低10亿美元左右)而性能也不错,而且中国愿意提供更多的技术转移(依照惯例,土耳其都是引进国外武器系统技术,再由土耳其本国国防工业进行修改,换用许多土耳其本国次系统)。 然而随后在2013年10月底的消息,土耳其继续针对长程防空导弹系统展开新的招标作业(虽然与中国方面仍继续接触),显示土耳其已经考量到采用中国防空 导弹系统造成的政治与技术问题,因为土耳其是北约国家,防空系统与资料交换牵涉许多北约规格,而中国系统如果要整合进去,厂商必须获得这些底层资料,然而西方国家肯定不会向中国提供这些东西;美国在土耳其决定选择中国制防空 导弹时就提醒,中国系统将无法与北约防空指挥系统相容,也无法与北约部署在土耳其境内的长程防空雷达交换资料。 之后土耳其与中国在谈判过程中,对于供货条件(包括技术转移与授权生产)未能达成共识。
在2014年9月上旬,消息传出土耳其转而向欧洲导弹公司洽商引进中程地对空导弹系统(SAMP/T,使用Aster-30防空导弹);依照土耳其国防部公布的最有吸引力防空 导弹系统排行,考虑到性能、成本、技术转移与互惠条件之后,在红旗-9之后就是SAMP/T系统,第三是美国爱国者PAC-3,而俄罗斯最早出局,不仅因为报价昂贵,而且俄方提供配套的经贸冲销补偿条款也未能吸引土耳其经济界的兴趣 。土耳其方面也认为美国爱国者飞弹系统的射程不足以防御土耳其广大的领土,在2015年3月时,一枚叙利亚发射的弹道飞弹击中土耳其南部省分,但是周围北约部署的爱国者防空飞弹系统的射程却无法拦截这个目标。 在2015年2月19日,土耳其国防部长伊尔马兹在接受议会质询时,宣称将继续先前采购HQ-9防空导弹系统的程序,并且表示已经完成对此项交易的评估(目前还没收到任何新的投标),不过这并不意味已经做出最后决定;伊尔马兹也表示,考虑购买的防空导弹系统将规划如土耳其的国家防卫系统,而不会并入北约系统。 然而,土耳其与中国方面的谈判最后还是在技术转移方面遇到歧见;一位土耳其国防官员表示,在2015年7月,中国表示不愿提供土耳其希望达到的技术转移程度,这样的技术转移程度将使土耳其能完全地仿制红旗-9。随后在2015年11月中旬,消息传出土耳其取消与中国方面的谈判,打算自行研发类似的系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