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1日星期四

程翔:“你国”、“赵家”、“西朝鲜”——中国人为何对“中国”产生疏离感?

【明报专讯】回归18年来,香港人的身分意识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根据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调查,认为自己是“香港人”的,从1997年的34.9%增加到2015年的40.2%,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则基本不变(分别是18.6%和18.1%),认为自己是“中国香港人”的从24.8%增加至27.4%,认为自己是“香港中国人”的,则从20.1%降至13%。所以,回归以来,“香港人”的身分意识是加强了,“中国人”身分意识则减弱了。这就是本土主义得以乘时而起的背景。
中共“外因论” 不值一驳
对于这个现象,中共动辄归咎于:(1)回归以来从未有进行“去殖民化”政策,使殖民地思想仍然根深柢固;(2)外国敌对势力阴谋要使香港脱离中国。其实,这种“外因论”是不值一驳的,因为在中国大陆,希望摆脱“中国人”身分的,远远不止香港人。
大家还记得么?2006年9月4日,中国的“网易”做了一项调查,题目是:“如果有来生,你愿不愿意再做中国人?”12天之内在11,271名投票者中,竟然有高达65%不愿意再做中国人!选择愿意的只约有35%!在那些不愿意再做中国人的投票者中,有37.6%是因为“做一个中国人缺乏人的尊严”。投票结果即时引发轩然大波,调查马上被禁,有关网页被删除,而“网易”新闻频道主编唐岩及评论频道主编刘湘晖同被解雇。在一个“经济世界第二”、自信可以睥睨全球的中国,居然有65%的人民称来生不愿意再做中国人,这是对中共执政投下不信任票。它清楚说明,想摆脱“中国人”身分的,绝不限于香港人。
这种“去中国化”的情绪延续至今。为发泄这种情绪,近年内地网友用“红朝”、“中共国”、“西朝鲜”、“(图一)朝”(“(图一)朝”,音义均同“天朝”,但网民却拆开成“王八”,用来骂中共是“王八朝”)等贬词来称呼中国,最近更有网友直呼为“你国”或“赵国”(注)。“你国”传达的是不认同这个国家,要与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划清界线,而“赵国”则直接刺破了虚伪的共和国假象,清楚传达了这个“中国”实质是已经被红色家族掌控的事实。“西朝鲜”则讽刺这个位于朝鲜之西、行朝鲜独裁之恶的国度。总之,从这些名词可以看出,愈来愈多的人对中共治下的中国有疏离感。在中共执政下,人们无法对“中国”产生荣誉感,更无法认同中共治下的这个“中国”就是我的祖国。人民和政权愈来愈离心,从而产生这种“去中国化”的情绪。
屡违承诺 习以为常
中共的统治为什么产生了这么强的离心力?
第一,中共建政66年,屡屡违背自己曾经向人民许下的承诺。
中共夺取政权,是因为取得农民、工人、知识分子三大阶级的支持。农民想有土地,中共就许诺“土改”;工人想获得政治地位,中共就封他们为“领导阶级”;知识分子向往民主自由,中共就鼓吹民主自由。夺得政权后,这些承诺一一落空。笑蜀先生编辑的书《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就是辑录了中共三四十年代公开发表的社论、评论、声明的书,足以印证它是如何背叛了自己的承诺。
除了争取三大阶级的支持外,中共当年为了削弱国民党的中央政府,也许诺给少数民族“自决权”或“自治权”。可是建政后,虽然也搞了几个民族自治区,但所谓“自治”却是有名无实。在中国,宪法中规定的民族自治地区有关立法、民族语言文字的使用权利等方面,不仅甚少真正行使,反而寻求实践这些权利本身可能就会遭到镇压。例如,在政治权力方面,自治区与中国其他的省份不仅没有任何实质区别,甚至较其他省份受到中共中央政府更加严厉和直接的控制。正是由于中共背叛了其“民族自治”的承诺,才会在今天孕育出“疆独”和“藏独”来。
从中共一贯违背其承诺的特点看,则它在香港问题上违背承诺也就是“习以为常”的事了。但这种违反承诺的做法,最终会导致人民产生莫大的离心力。
无法成为正常国家
第二,中共建政66年,至今仍然无法成为一个正常国家。
2014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25周年时,其子胡德华接受香港《明报》访问时透露,在1980年代,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耀邦曾对胡德平说:“我们要使我们的国家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对于父亲胡耀邦的理念,胡德华认为,就是人的解放:全方位精神上、思想上的解放,每个人拥有不被随便限制自由的权利,包括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集会自由。他问:“现在已经基本达到小康水平了,但是大家的政治权利有没有呢?”
宪政学者张雪忠形容当下中国的政治生态:“对社会活动人士的抓捕愈来愈广泛;对政治异见的打击愈来愈严厉;对高校教学、科研、讲座的监控愈来愈严密;对新闻媒体和记者的控制愈来愈全面;对网络的整肃愈来愈粗暴。”李波事件、强拆高瑜家等等事件,更反映了这个国家的行为日趋“流氓化”。
正是在这种“不正常的国家”里,人民受到很大的压抑,才会产生强烈的离心力。
中共应反省
第三,随着中共强势崛起,中共的歪理已经成为一种“中国式病毒”,贻害国际社会。
“中国式病毒”是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2015年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首先提出的观念,指中共以党国体制的腐败来危害世界,其特点是:贿赂开道,欲达目的不择手段,有奶便是娘,毫无道德伦理底线,将金钱置于自由、人权、环境、公平、正义之上的经济发展模式和价值观像病毒一样在世界各地大举扩散,而且势不可挡。
这种病毒“破坏正常的人伦、法理、宗教、自由、人权……摧毁公民自由、信仰自由、表达自由……只求将独裁执政党与领导人的权力和权贵利益的最大化”,它对西方政界、企业界、文化界、科技界全面传染。
香港身处“中国式病毒的最前线”(李怡先生语,见《苹果日报》2015年10月31日),感受最深,见证了不少被“中国式病毒”腐蚀的个案和事例,久而久之自然就对这个输出病毒的国家不怀好感甚至疏离感,从而产生强烈的离心力。
所以,要批判香港的“本土主义”、“分离主义”,甚至“港独”,中共应该反省一下:谁令中国人产生“去中国化”的情绪?
注:“赵国”从“赵家”演绎过来,“赵家”源自鲁迅《阿Q正传》里的权贵家族
(“港独”探源.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