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3日星期六

社评:巴西政治危机的启示

【明报专讯】巴西奥运圣火日前已在希腊点燃,但同时传出为奥运兴建的单车径倒塌造成两死三伤的新闻,为今夏的奥运蒙上了新的阴影。而更大的阴影则是该国的政治危机。面对弹劾的巴西总统罗塞夫前日在纽约联合国讲话中,矢言会制止她所谓的"民主倒退",但这位保加利亚共产党员的女儿在她传奇的政治生涯中,今次遇到了空前的危机,未必能像40年前作为女游击队员被指控打劫银行那样有惊无险,安然过关。

巴西国会众议院于17日以超过三分之二的多数,通过启动弹劾罗塞夫的程序。国会参议院特别委员会下月将作出表决,只要弹劾案以简单多数获通过,罗塞夫就必须停职180天。此后,参议院全体会议将表决她是否有罪,若罪成将被立即罢黜。

罗塞夫面临空前危机

南美粉红浪潮渐褪色

罗塞夫今天的遭遇,只是南美洲左翼政权骨牌式垮台的一个缩影。自1998年查韦斯当选委内瑞拉总统后,在南美洲掀起一场左翼掌权的"粉红色浪潮",2002年卢拉当选巴西总统,紧随其后阿根廷、乌拉圭、玻利维、智利、厄瓜多尔、巴拉圭、秘鲁等国先后"转左"。到2011年,南美大国中,只有哥伦比亚一国由右翼执政。

但时移势易,2014年委内瑞拉就因经济危机爆发大规模抗议浪潮,去年,执政党失去议会多数;阿根廷右翼候选人马克里上台,智利女总统巴切莱特连任遇阻,秘鲁总统乌马拉、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和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任期都将届满,与此同时,右翼候选人都呼声很高,若罗塞夫再被弹劾下台,意味着南美10多年的左转风潮已告结束。

"粉红浪潮"在南美的退却,在民粹式民主盛行的今天不无启示。

第一,经济仍是决定因素。以委内瑞拉和巴西为例,都是以石油和矿产出口在10年前出现了繁荣景象,巴西跻身金砖五国之列,成为全球第六大经济体。但左翼政权未能居安思危、"好天斩埋落雨柴",在荣景下未能趁势推动经济转型,反而迎合民粹,大派福利。结果在油价和矿产价格大跌打击下,经济一蹶不振,失业率高企,再想改弦更张,推动改革,又得罪既得福利受益人,左右不讨好。

二、贪腐文化是社会毒瘤。这一波左翼政权的执政危机或多或少都受贪腐丑闻拖累。在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女儿炫富,已故总统查韦斯养子贩毒;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愈演愈烈,前总统卢拉已受调查;在阿根廷,前总统基什内尔家族同样牵涉丑闻,更被怀疑谋杀查案的检察官;智利总统巴切莱特儿子、儿媳也被踢爆涉及贪腐案;玻利维亚的正副总统也相继被爆以权谋私。事实证明,面对拉美的贪腐社会文化,左翼并不具备天然免疫力。

三、社会撕裂的恶果。与泰国的情况相类似,南美各国的左翼虽然强大,但一直未能在大都会取得优势,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第二大城市马拉开波等大城市一直是反对派大本营;在厄瓜多尔,首都基多和第一大城市瓜亚基尔也是反对派大本营;在玻利维亚,最主要的圣克鲁斯省长和拉巴斯省长,都是总统莫拉莱斯的敌人;去年上台的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之前是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市长;巴西前总统卢拉和现任总统罗塞夫竞选总统时的对手都是最大州圣保罗州长。

转型失败贪腐盛行

民粹至上社会撕裂

这种现象,意味着执政党虽可赢得全国的支持,却在主要大城市赢不了,根本原因是城市里的中产阶级,他们是自由主义的拥护者。而左翼执政者向农村穷人大派福利,损害的正是他们的利益。

四、左翼退潮对中美两国在南美外交的影响。虽然一般而言,向右转有利美国重返南美,同时对中国近年大力拓展与拉丁美洲的关系带来影响。但"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奥巴马总统上月访问"变天"后的阿根廷,是20年来首位到访该国的美国总统,极具象征意义。不过,他此行令人印象最深的除与当地女郎跳双人探戈外,就是为40年前美国支持该国独裁军政府的"肮脏战争"屠杀人民而道歉。事后民调亦显示,有逾43%的阿根廷人对美国印象负面。所以,美国重返南美未必一帆风顺。至于中国,虽与巴西、委内瑞拉等国左翼政权关系密切,政权向右转或会令双边政治关系多少会受到影响,但中国的贷款和投资,未必如传言般烂尾或血本无归。事实上,左翼政权的民粹作风近年令中资在投资限制、贸易保护和劳工权益等方面,亦吃了不少苦头。在商言商,中资或更愿与亲商的右翼政权打交道,何况南美各国现在经济都面临窘况,迫切需要中国的市场与资金,在这方面,双边关系未必会受太多意识形态因素束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